您的位置:首页 >> 来稿选登 >> 移步房竹三县 来稿选登

移步房竹三县
点击量:23 发布时间:2019/7/10 作者:军休一中心 水午

施洋,记得在上世纪50年代,那时的小学革命历史教科书中,介绍了他和林祥谦的事迹。后来,又在一部电影中,更加加深了对施洋的了解。此外,施洋烈士墓,就座落在武汉市武昌区洪山公园,离我的母校武汉大学很近。还有,他与林祥谦进行革命活动与就义的地点江岸区,又恰是我如今居住的地属。

施洋就义时,面对敌人黑洞洞的枪口,凛然地说:“你们杀了一个施洋,还会有千百个施洋!”敌人恼羞成怒,连呼开枪。施洋高呼:“劳工万岁!”第二枪响起时,施洋仍然屹立,再呼“劳工万岁!”施洋的这一光辉形象和志士豪气,一直铭刻在我的心中。所以,我到了竹山县,确实想多了解点施洋,寻根溯源参观施洋烈士故居,以满足内心的景仰与崇敬之情。

施洋烈士的故居,在竹山县麻家渡镇,位于该镇杨家河桂花树村施家湾,它在县城西边约50公里处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我们从竹山国际大酒店出发,驱车前往施家湾。沿路的风光景致很美,途中还经过了几个有模有样,大卖绿松石的,煞是有一定规模的集镇,最后到达了宝丰镇。此时司机说,从这儿去施洋故居有一条近路,咱们走这边。我知道这不是麻家渡镇,还只是另外一个镇子,但能走近路何乐而不为哩。我旋即答复道:行。

汽车在宝丰镇上了一段坡,然后到了一处山脊梁,此种公路其路面为最高,路面不算很窄很糟糕,但土地与房屋都在山的斜坡下头,比公路还矮一矬。行驶在山梁上面,倒也有趣,七弯八拐,盘旋回转。已翻过一座山了,下落到了山谷,那儿是稻田、果树与小溪、阡陌,颇有点世外桃园的味道。

没过多久,汽车驶过两家老乡房子前的屋场,司机说找到了一条爬山路,再翻半座山就到了施洋故居。我又回答道:行。

在凹凸不平的狭窄沙石路上,依然是盘旋爬山,最后到了一处叫下桂花坪村的地方,司机说,到了。我们下车一问,此村并不是施洋故里。老乡告诉我们,这是下桂花坪村,施洋家在上头的桂花树村。司机不好意思了,解嘲地说:定位定错了。我马上宽容地又说:行,你再定。

这一定位“上头桂花树村”,所谓那“上头”,指的便是爬山,还得多跑二十多里地的山路,方才能到达准确的地点。

施洋故居终于到了。故居保存还算好,只是冷清得出奇,而且进村的入户路太差。村道旁的叉路口竖了一块介绍牌,它已被日晒雨淋而破损。出来接待我们的,是一位村里退休的小学教师。

他介绍说,施家从施洋曾祖父那辈起,贩运圤蔴,在麻家渡镇及其港口起家,赚了钱,盖了房子,置了田,并还不时主动接济乡邻。后来又如何供施洋读师范,让他改读法律科等。我们绕着施洋故居转了一圈。这房子是木质框架,土坯糊墙,大门紧锁着。门楣上挂有“施洋烈士故居”匾额,并有湖北省文物保护单位字样。

看过后,深觉此处未经修楫,而现今是任其自然摆放于斯的,仅展示一下而已。斑驳的泥痕与发黑的屋梁椽子,告诉参观者们,烈士的老屋过不了多久,将会毁失。

那位退休小学教师也姓施,是施洋的孙子一辈远房亲戚。他在上世纪80年代,曾跑过武汉与北京铁道部,反映问题。据说当时拨了20万元钱,乡里搞了一点最基本的故居布置与建设。后来,省里又拨款修了一下通村的公路。现在这十多年,倒就冷落了。我听施老师介绍后,未能说什么,也说不出什么。只好对他讲,施老师,此事是应再重视一点的,这是全中国人民的事,不能光靠你们施家湾人去保护。我在武汉,有机会时,看能不能帮您呼吁一下。

闻听此话后,他很高兴,临别时,非让我留下手机号码给他。在故居周围,我们已经呆了一个多小时了。我们要离开了,遂从泥泞的施洋故居老屋,路前驶出。车刚开出去不远,我倒又不舍地,从车内伸头回看了几眼——这土坯木梁房子,只见施老师还站在汽车后边挥手。他或许怀有希望,在与我们道别,看能否让,他这位亲族及烈士施洋,待遇更好一点。他所表现出的热情及期望,就好像对从大山外坐小汽车进来的人,都带有某些盼头,应会给他们施家后代,以及烈士的家中后事帮上点忙。可是,我坐在汽车里,心中五味杂陈。当然,我会对我的熟人说,也会对微信朋友圈说,或许遇到某个管事人(领导)亦会对他说,呼吁呼吁嘛。但这必竟极微弱,因为我,只具有一位退休公民的能量。

告别了烈士故居,我半晌未说话。司机返回时不抄近路了,他从正规路线去麻家渡镇,然后再往宝丰镇去午餐。午餐己是下午两点,吃了些锅巴饭,柴火灶炒的菜,便启程去镇上的“施洋烈士纪念馆”参观。

此处也是施洋的故居,乃祖业留下,是一个院落。里面用一间大屋辟设了图片展览,内容较单薄,图片质量亦不大好,编排的零碎与策划的粗糙,随处可见。这儿比郑州二七纪念塔的展览,相差甚远。我呆了约10来分钟,告辞了一男一女两个年轻管理员,便离开了宝丰镇,随后去竹山的两个代表性水库看了看。

到了下午5点钟,我又到了竹山绿松石国际交易中心,见到了满广场的各式铺面。这些铺面的内里均布置奢华,摆着原坯、半加工材料及成品。必竟我对宝石不感兴趣,只是慕名而入一饱眼福,我晃荡了三四家绿松石店子后,便开拔回酒店去了。

酒店面临堵河,河上过桥后,才是县城的主城区。酒店还比较大气开阔,右侧是一座高档小区,左侧是该县的秦楚巴文化广场,后面是山。第二天早晨,司机来到了酒店,送我们去河对岸的长途汽车站,准备乘车去竹溪县城。

通常,我们住下后在当地旅游,喜欢租个车,那样,方便快捷一些。而易地转移时,我们便乘用公共交通工具,那样经济实惠一些。此刻,我们应该说竹山再见了。是的,再见了,上庸国都!再见了,绿松石之乡!再见了,女娲补天圣地!再见了,小水利盛极县!再见了,施洋老家及他的乡邻!

竹溪县城隔竹山县城,也就是一小时车程,两地相距亦只有50多公里。竹溪县位于鄂、渝、陕三省交界的秦巴山区,西接陕西省平利、镇坪、旬阳三县,南靠重庆市巫溪县,东邻本省竹山县。它是湖北省的地图图样儿上之“帽尖”处。汉江最大支流堵河发源于此,因而丹江口水库,即国家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核心水库的水,大都从竹溪流入。该县仅30多万人,在房竹三县中最小,经济不太发达。

到达城关镇,沿长绵的鄂陕大道西行,快到郊外了,才找到酒店。酒店较一般,后侧是断山背,估计是劈了一截山以后,才修出的酒店。酒店的正面,是由东向西通往陕西的大道,由此去陕西仅20里地了。而大道的对面是河坎,河坎的另一岸在劈山建房。盖的是还建房,哩哩那那一大溜,沿河坎在建,势头不小。县城亦盖了不少新楼房,倒也觉楼间距宽松疏散,一看竹溪就是一个农业县,也是一个宜居养老地点。

第二天,我们租车前往竹溪县各地游览。首先环县城一周,以睹市容。接着往县城东线走,去龙王垭、曾家寨、八挂山与泉溪、丰溪,最后返回到汇湾。

龙王垭乃一山体高地,前接隧洞,从隧洞一出来,眼前豁然明亮。登高瞭望,远山近壑,层次交替。绿色的波涛迎风跌宕,招摇的枝干呼呼作啸,好一个山间风口(简称垭)!极显苍龙摇头摆尾之威风,故此处被称为龙王垭。

继续前行,我听到了山林中鸟儿,唧唧复唧唧的响亮鸣啭之声,我被这声音吸引住了、陶醉了。我便让司机停一下车,走出车门,录下了山林中鸟儿叫鸣的音视频场景。那声音,仿如九天云朵透腹而出的声音,又如海岸边浪涛伴随海鸥共振的欢叫,这是最美好的大自然和声,以及天籁筝琴之佳音。录制的鸟儿音视频,虽然只有57秒时长,但我回到家中后,在大城市的高楼“碉堡”居屋中,常常清晨一起床,便想起播放这段鸟叫音视频。播放它,让人感觉到了,生命欢跃在原野里,快乐寄存在大自然间。我有大学同学是此县人,她是武大宣传队的,如此灵秀之地,清爽空间,快乐山水,是否赋予了她能歌善舞的属性,我不得而知。可惜,她现今离乡远居在外,她知道我欲去其家乡,几表憾意未可陪同。

随后,我们赶去了另一景点曾家寨。此寨选位特别,它远观难察知,近观却赫然。据说是清朝年间广东生意人,在鄂陕川边界生意做大了,为了防身与扎根,于清朝光绪年间,在汇湾与鄂坪交界处修筑的。它用于守备、家居、囤藏,并养有几十名护寨家丁及帮工。寨围用石头垒成,寨岗高踞于山尖,而炮楼及家丁守备处,均在石墙与山体间。传闻民国时,一个军阀营长带人来公报私仇,曾攻打此寨两次,都未拿下来,伤亡还不轻,足见其坚固与地势险要。似乎到了抗战时期,因为寨主人爱国,他献出此寨用以驻抗日的军队,于是,该寨大半归公,慢慢没落。

曾家寨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奋斗写照,也是鄂陕川边界,当年并不冷落的见证。而今,它由村委会管理,每一个游客进去参观,要收取20元门票费,这收入,得以造福村中的乡邻。

下得寨子,我又去八挂山、泉溪镇景点,这儿出产好茶叶,司机对我们说起的。但是,我们并不想买茶叶,只想沿泉溪的山水小河漫步。那天是星期日,山水小河旁的树林里,温馨又凉爽,各类野花竞相开放,林间空地上小草茸茸,旁边的竹枝在风中飒飒发响,小溪流水清彻明亮,小鱼儿穿游其间。小溪两旁的步行道经修楫后,蜿蜒向前,有五六里路长,真是泉溪好风光!

因正是星期天,有不少年轻人家庭,带着小孩在此露营、烧烤,我们便随意走近与搭讪。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对我喊道:

“爷爷,爷爷,来吃磨菇,来吃磨菇!”

我蹲了下来,摸了摸小女孩的头。她长着一双漂亮的眼睛,朝天辫显示出她的个性开朗,圆兜兜的小手上,正拿了一串烤熟的磨菇,要塞给我吃。她嘴里还在不停地嘟囔道:

“爷爷吃,爷爷吃!”

她的年轻爸妈,正抿着嘴对我微笑,同时也为自已女儿的,活泼大方举动而开心。我逗了一下小女孩,正欲起身,没想到小女孩不依,似乎要哭起来了,还攥着我的裤管:

“爷爷吃,爷爷要吃!”

我哈哈大笑起来,她爸妈也笑了起来。我想了一下,心想,让孩子高兴才是正事儿,得吃。子是我从挎包里,拿出几袋小包装点心给她,说:

“小朋友,爷爷吃,爷爷吃你的磨菇。爷爷跟你换。”随之,我将几袋小食品点心放到了小女孩面前,她爸妈连忙说不用不用。我拿起小女孩给的烧烤磨菇,吃进了口,起身与孩子再见了。孩子摇着小手,对我打招呼:

“拜拜、拜拜……”,此时,我似乎觉得山区边远地方的人,从小就被注入了待人的热情与善意。我不忍回头又看了一眼,这一家三口——他们正温馨地拨动烤炭,翻转烤材,小女孩也在忙上忙下……,他(她)们的身上和脸上,都充盈了幸福的姿态与感受,在林间透析出的金丝般阳光辉映下,显得这一家人是,那般地祥和,那般地美好!

是呀,房竹三县共花了我们6天的旅行时间,还有神农架的12天,我们接触到了不少的当地人。有宾馆、饭店的服务员,有景点的讲解员及导游,有租车及乘用车的司机,有商店售货员,有同行旅伴,有健身与闲住时访谈的当地老乡,有路遇之人,有搭讪的生人,还有刘老板夫妇、徐司机、施老师、小女孩及她的父母……,等等。

他们不论穿着,不论容貌,不论年龄,不论贫富,不论身份,都给予了我们两个外地老人,以友善与真诚。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、服务、答询及笑容,我们的旅程,将不会那么愉快。我们要——

感谢大山里的老乡,

感谢滋润了这一方黎民百姓的青山绿水!

而明天,明天我们的旅行,虽在房竹三县已然结束,但我们旅行的兴致仍有。我们将跨过鄂陕边界,去往陕西,乐奔安康…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