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来稿选登 >> 五辣俱全说凤姐——《红楼梦》人物谱:王熙凤 来稿选登

五辣俱全说凤姐——《红楼梦》人物谱:王熙凤
点击量:122 发布时间:2018/9/14 作者:军休一中心 张传真

王熙凤是《红楼梦》中曹雪芹鼎力塑造的最有个性的人物形象之一。得力于87版电视剧《红楼梦》邓婕的出色表演,王熙凤被演绎得有血有肉,活灵活现。王熙凤跳出了曹雪芹的文字束缚,跳出了红学专家们的故纸堆,跳下电视荧屏,走进千家万户。一时间,可谓是人人都说凤辣子,谁人不晓王熙凤?

不管是红学专家还是普罗大众,说起王熙凤,用得最多的一个字就是“辣”。那么王熙凤究竟怎么个“辣”法呢?笔者有几点想法,在此与同志们交流,向大家伙儿求教。

第一是香辣:王熙凤有颜值,有性格,有魅力。她聪明伶俐,是个招人招人喜欢的角儿。

首先是人长得漂亮,让同性羡慕,异性垂涎。“一双丹凤三角眼,两弯柳叶吊梢眉”,“粉面含春威不露,丹唇未启笑先闻”,“恍若神妃仙子”。这是曹雪芹对她的描绘。说她是美人儿,可不是奉承之语;其次是她嘴巧。会说话,会来事,让人自叹弗如。

《红楼梦》第38回:一帮丫头媳妇儿陪贾母逛大观园。贾母说她小时候摔过一跤,头上落下一个疤,后来形成一个窝。凤姐马上就说:“寿星老儿头上原是个窝儿,因为万福万寿盛满了,所以倒凸出些来了。”你看看,一个疤痕都被她说出这么吉利的口彩。说得如此喜庆,如此圆满。而且还是不假思索,随机而发。这话老太太听了自然高兴。因为她被捅到了痒处,人上了年纪,谁不希望当个寿星呢?旁听的人也只有暗自佩服。因为在贾府,想巴结贾母的人有的是,可想达到这样的效果,除了王熙凤,能有几个呢?

第二是泼辣。王熙凤有能力,有魄力。她做事干练,效率极高。真的令朝廷大员们感到汗颜。

话说宁国府长孙贾蓉之妻秦可卿死后,身为家长的贾珍哭得像个泪人儿似的。(儿媳死了,公公为何如此伤心?曹雪芹没有明说。红学专家们根据蛛丝马迹,料定他与儿媳不干净)贾珍之妻尤氏正好患病(真病假病谁也说不清),丧事无人主持,府内一时乱糟糟的。贾珍意识到必得有一强人出面主持宁府局势。宝玉看出了其兄贾珍的心事,力荐凤姐。这就是《红楼梦》第13回《秦可卿死封龙禁尉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》。凤姐上任伊始,按名查点,各项人数都已到齐,只有迎送亲迎客的一人未到。即命传到。凤姐冷笑道:“我说是谁误了,原来是你!你原比他们有体面,所以才不听我的话。”那人道:“小的天天都来的早,只有今儿,醒了觉得早些,因又睡迷了,来迟了一步,求奶奶饶过这次。”凤姐便说道:“明儿他也睡迷了,后儿我也睡迷了,将来都没了人了。本来要饶你,只是我头一次宽了,下次人就难管,不如现开发的好。”登时放下脸来,喝命:“带出去,打20板子!”一面又掷下宁国府执牌:“出去说与来升,革他一月银米!”众人见凤姐眉立,知是恼了,不敢怠慢,拖人的出去拖人,执牌传谕的忙去传谕。那人身不由己,已拖出去挨了20大板,还要进来叩谢。凤姐道:“明日再有误的,打40,后日的60,有要挨打的,只管误!”说着,吩咐:“散了罢。”众人忙不迭地各自执事去了。彼时宁府荣府两处执事领牌交牌的,人来人往不绝,那抱愧被打之人含羞去了,这才知道凤姐利害。众人不敢偷闲,自此兢兢业业,执事保全。看到了吧,这就是凤辣子。杀伐决断,绝不拖泥带水。

第三是酸辣。见过女人吃醋的。但像王熙凤这样的醋坛子,真的少见。

请看《红楼梦》第68回《苦尤娘赚入大观园  醋凤姐大闹宁国府》。

王熙凤是个女强人,在别的事情上强势,在婚姻生活上也强势。那就是不允许贾琏想别的女人。贾琏怕她这个母老虎,不敢明媒正娶一个二房,就悄悄地在外面包二奶。这个二奶正是宁国府贾赦夫人尤氏同父异母的妹妹尤二姐。也是他的点子背,好日子没过几天,事情败露。算是打翻了王熙凤的醋坛子。按她的性格,非要把贾府闹个天翻地覆不可。可惜的是,她生活的时代是清朝,男人三妻四妾是被主流价值观允许的。特别是她又没给贾琏生下一个男丁,所以占不住道德的高台。但凤姐就是凤姐,她自有她的高招。她先是买通尤二姐的前男朋友张华,让他状告贾琏强抢民妻。然后跑到宁国府大闹一场,要出一口恶气。

宁国府已经知道被人告了。看到凤姐来到,贾珍老奸巨猾,跟凤姐照了一面就溜之大吉,把自己的老婆孩子推到凤姐的枪口之下。

尤氏的表现比她老公强得多,没有把儿子扔下自己躲了,而是直面王熙凤这头喝了醋的老虎。凤姐一口唾沫啐到她的脸上。您看凤姐表现的好像很没有修养,其实这都是她故意做出来的,一照面她做出的是一副受害者的样子,而且她的角色设定是被蒙在鼓里,因为有人告状才措手不及地来讲理,心慌意乱,不管不顾,一口唾沫显得很真实。然后就是连哭带嚎:“你尤家的丫头没人要了,偷着只往贾家送!难道贾家的人都是好的,普天下死绝了男人了!你就愿意给,也要三媒六证,大家说明,成个体统才是。你痰迷了心,脂油蒙了窍,国孝家孝两重在身,就把个人送来了。这会子被人家告我们,我又是个没脚蟹,连官场中都知道我利害吃醋,如今指名提我,要休我。我来了你家,干错了什么不是,你这等害我?或是老太太、太太有了话在你心里,使你们做这圈套,要挤我出去。如今咱们两个一同去见官,分证明白。回来咱们公同请了合族中人,大家觌面说个明白。给我休书,我就走路。”凤姐这一番表演,就算你怀疑是她挑起来的事情,你都不能说了,因为她这个角色设定合情合理,你没办法用常理来反驳她。

看到凤姐没完没了,没办法,宁国府的丫鬟下人跪了一溜,一个劲地赔不是:“二奶奶最圣明的。虽是我们奶奶的不是,奶奶也作践的够了。当着奴才们,奶奶们素日何等的好来,如今还求奶奶给留脸。”

好了王熙凤还不想留下一个泼妇的形象。现在,人也骂了,气也撒了,醋意也发了,再加上尤氏娘俩使劲儿陪笑脸,说好话,正好就坡下驴。因为接下来她还有重要的任务:致尤二姐于死地。凤姐的脸变得那叫一个快,立刻就云开雾散,阳光明媚。反过来还给尤氏赔不是:“我是年轻不知事的人,一听见有人告诉了,把我吓昏了,不知方才怎样得罪了嫂子。可是蓉儿说的‘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’,少不得嫂子要体谅我。还要嫂子转替哥哥说了,先把这官司按下去才好。”离开宁国府,王熙凤立马跑去尤二姐驻地,姐姐长姐姐短的,叫得比唱歌还好听,哄着劝着先将尤二姐带回了荣国府与老太太看,之后,不由分说,将尤二姐接回自家院子,名正言顺地将这个猎物囚于自己的眼皮底下。最后,借助秋桐之手,送尤二姐上了不归路。

第四是麻辣。所谓麻辣,是说王熙凤做事情并不都是直来直去。很多时候,她害起人来,往往是先打麻药,然后软刀子杀人。当面说好话,背后下毒手,那也是有极高水平的。杀害尤二姐这件事上,已经非常说明问题了。

第五是毒辣。咱们先说说她的杀人越货。王熙凤是个财迷,她对金钱贪得无厌,为此可以使出最毒辣的手段。

曹雪芹在《红楼梦》第15回“王凤姐弄权铁槛寺  秦鲸卿得趣馒头庵”写了这样一件事。在协理宁国府秦可卿的大丧期间,那一日宁府送殡到铁槛寺,全府上下安排妥当。王熙凤和随从在附近的水月庵浑号叫馒头庵的地方住下。

水月庵有一位老尼知道凤姐手段厉害,来求凤姐办一件事。说长安城里有一户财主姓张,张家小姐张金哥有一次进庙烧香,被李衙内看上,李公子便要娶这位张小姐。可小姐已经受了前任长安守备公子的聘礼,正准备成婚呢。那张财主便想将女儿嫁与李衙内,要退了守备家的婚约,守备家当然不同意,便与之打起了官司。现在想请凤姐生个法子让守备家主动退婚。

破坏人家的婚姻,自古以来都属于不仁不义之事。凤姐自知这件事的厉害,本不太情愿。老尼老谋深算,一句话就击中了凤姐的软肋,她上前说道:“若是肯行,张家连倾家孝顺也都情愿”。重赏之下,阿凤动了心,立马开口“叫他拿三千银子来,此事必妥。”三千银子是什么概念?按照平儿所说,凤姐放债生息,“少说一年要翻出一千银子来”。也就是说,辛辛苦苦三年放债所得,举手之劳就可到手,何乐而不为呢?于是,她动用贾家社会关系,连哄带吓,生生拆散了一对鸳鸯。结果是:张金哥自缢,守备之子投河,两条年轻鲜活的生命,顷刻之间,云飞烟灭。

这就是王熙凤弄权铁槛寺。为了中饱私囊的快感,为了呼风唤雨玩弄权术的得意,可以贪赃枉法,草菅人命。王熙凤有一句很著名的话:“我是从来不信什么阴司地狱报应的,凭是什么事,我说要行就行。”说她毒辣,那是一点也不冤枉。

王熙凤有这样的手段,这样的“才华”,她的一生,结局应该是功德圆满的吧?非也!恰恰相反,命运偏偏跟她过不去。看曹雪芹给她写的歌《聪明累》:机关算尽太聪明,反算了卿卿性命!生前心已碎,死后性空灵。家富人宁,终有个,家亡人散各奔腾。枉费了,意悬悬半世心;好一似,荡悠悠三更梦。忽喇喇似大厦倾,昏惨惨似灯将尽。呀!一场欢喜忽悲辛。叹人世,终难定!

王熙凤死得很悲惨。人世真的难定吗?笔者以为不尽然。其实有一些东西还是有定数的:比如讲,多行不义必自毙!所以,不要去怨天尤人。要紧的是,真实做人,认真做事,对得起天地良心。不一定多显赫,但一定不会太差劲。